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1097章 交代一切
    

    第1097章 交代一切

    沈琪琪和一一進入靈龜王洞府,二二躲在武京城外,焦急的等待著。

    風起得不是時候,街上叫賣的小販,紛紛咒罵這突如其來的妖風,一邊收起了攤子,怕貨物被吹跑。

    天色也不知什么時候,黯了下來,似乎有積雨的烏云飄來。

    街上的行人,頓時少了許多,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下起雨來,若是被淋濕生病了可不好。

    “這鬼天氣,剛剛還看著艷陽高照,怎么一轉眼就要下雨了?”

    城墻上守城的士兵,并未察覺到,頭頂上的塔樓屋檐,停著一直羽毛光潔漂亮的黃鶯。

    看著昏暗的天氣,以及那莫名刮起的風,士兵們緊了緊衣襟。

    “誰知道呢,可能是要下暴雨了吧?!?br />
    士兵們閑聊著,站在屋檐下的那士兵,突然感覺到一滴水,滴到了自己的臉上。

    “下雨了?”

    他伸手一摸,手上有些濕滑,不由問旁邊人道。

    旁邊人嘲笑他:“哪有下雨,你怕是沒睡醒吧?”

    那士兵將信將疑,但手上的濕滑感覺,卻不是假的。

    他抬起頭,的確沒有下雨,但天空迅速飛過一只漂亮的黃鶯,他愣了愣神。

    士兵分明看見,那黃鶯飛走時,眼角泛起的淚珠。

    這是鳥兒的眼淚,鳥兒也會哭嗎?

    它為什么哭了?或許是發生了什么傷心之事吧?

    看著那漸行漸遠,消失在山林間的飛鳥,士兵心中,充滿了疑惑。

    二二拼了命的施展法力,不知疲憊的扇動翅膀,淚水卻止不住的從眼睛里飛出來。

    她拼了命的想要忍住心中的悲慟,因為她知道,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神魂深處那一份冥冥之中的感應斷開,二二便意識到了什么。

    她雖然極力不愿意去相信,但也知道,這種事情不可能有假。

    她與一一乃是一同生活了數千年的一對靈鳥,相互之間,早已不分彼此,身與靈都深度交合。

    只是數千年下來,生活磨平了往日的激情。二鳥看似每日吵吵鬧鬧,但實際上,他們對于彼此,卻都是心中最為重視。

    她也萬萬沒想到,自己一語成讖……

    二二的心里,感覺到仿佛有一把小刀,每當她回憶起與一一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那把小刀都會毫不留情的在他心上,狠狠地劃上一刀。

    這種痛,讓她幾乎要窒息,原來,這世間最大的痛苦,是說不出口的。

    她想大醉一場,痛哭出來,但卻沒辦法這樣做。

    因為沈琪琪還在靈龜王的手上,她眼下要做的事情,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宗門,向宗門報告這個消息。

    “……靈龜王,我必讓你血債血償!”

    她不知飛遁了多遠,也不知道飛到了何處。

    但一字一句,在心中滴血,仰天長嘯,悲慟之聲。

    這一天,附近的山民都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山林間所有的動物,都齊齊悲鳴起來。

    那叫聲,仿佛蘊含著無比的悲痛,又像哭聲,久久無法散去。

    ……

    一個無害的念頭,傳到了顧漫的腦袋里。

    白暖輕輕松開了手,因為她知道,只要顧漫看過這念頭中的東西,就一定能明白。

    這念頭之中,并沒有其他的惡意,只是他與林軒相識相知的經過,以及對于仙界最簡單的闡述。

    白暖點了點頭,看向林軒。

    林軒沒有說什么,他對于白暖的信任,不需要任何條件。

    一個眼神,他和她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這……”

    過了片刻,顧漫神情漸漸從茫然中清醒過來,她眼神清明,看向林軒與白暖二人時,眼中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神情。

    這也難怪,無論是誰,突然之間接觸到這種顛覆所有常理的東西,恐怕都會無法接受。

    仙道、仙界、修士、長生……

    眼前的曼妙仙女,竟是一只修煉了數千年的白狐。

    而自己的未婚夫林軒,也已是可以呼風喚雨,修為高深的修士。

    饒是顧漫自詡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強,此時也不敢相信這一切。

    “其實這事情我本不該瞞你,但我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到如今的地步?!?br />
    林軒抓起她的手,看著顧漫的眼睛,真誠說道,

    “我只是想?;つ忝恰?br />
    感受到林軒眼里的溫柔和誠意,顧漫心中一顫,輕輕點頭:“我……可以相信你嗎?”

    林軒沒有說話,只是認真的看著她。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林軒對顧漫沒有隱瞞,眼眸清澈如湖水,幾可見底。

    顧漫張了張嘴,點點頭,卻又突然苦笑起來:“可是……這樣一來,你有幾上千年的壽元可活,我和瑜妹……不過短短數十載……”

    她眼里滿是痛苦,因為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和妹妹只是一介凡人,短短百年的壽命。

    而且她們會變老,會變丑,但白暖卻不會。

    她的心里,自然想要將林軒鎖在身邊,可她也明白,林軒并非是尋常人。

    龍游淺水,終有一天也會翱翔天際。

    她是自私的,哪個女人不想得到男人全部的愛?

    但她也是矛盾的,要她變成那條困住飛龍的鎖鏈,她的心里,恐怕也不會安寧。

    她渾身輕顫起來,難道自己注定與他無緣?

    若想抓住他,便要鎖住他;若想成全他,便要離開……

    林軒抱住了她,耳鬢廝磨,在她耳邊輕輕說道:“不準胡思亂想?!?br />
    顧漫留下了晶瑩的眼淚,滾燙的淚珠落在林軒的肩頭,他如何感受不到這一份沉甸甸的情意?

    “可是……你若是要飛騰,我又怎舍得不放手?”

    林軒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口,用堅定的語氣,不容置喙:

    “所以我回來了?!?br />
    “我不會讓你們離開我的?!?br />
    林軒淡淡道,一股念頭,包裹著一股柔和的純白色光芒,緩緩沒入了顧漫的體內。

    這是包含了《玄女真經》修煉方式的一個純凈念頭。

    其中還有許多林軒、白暖、老魔參悟后,共同參出的精要,足以讓修煉此功法之人,少走許許多多的歪路。

    “這……這是……”

    顧漫接觸到林軒的這股念頭,忽然如觸電一般,驚訝的看著林軒。

    林軒看著她,笑了笑道:“這是我精挑細選的禮物,雖然這一次回來多少有些狼狽?!?br />
    他摸了摸后腦勺,有些窘迫。

    “可是,這地球上,沒有靈氣,如何修煉……”

    顧漫自然是激動不已,但同時,也露出了遺憾神色。

    因為她早已從白暖的念頭中知曉了,凡間沒有靈氣的事情。

    誠然林軒的念頭中,是一門修煉功法,但沒有靈氣,這功法又如何修煉?

    “這種事情,老公我當然想到了?!?br />
    林軒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著從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小瓶靈液。

    這是龍胤靈花滋養出的無根露水,滴落在靈花上,沾染了靈花的靈力,其中蘊含的靈力遠比上品靈丹要精純得多。

    “這是龍胤靈花的靈液,每天服用一小滴,不但能給你提供支持足夠的靈力修煉,更能駐顏美白,對肌膚也有很好的效果?!?br />
    顧漫聞言,眼前一亮,對于女人來說,美貌顯然是人生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一聽這靈液能駐顏美容,饒是顧漫,也變得有些激動了。

    她拿起那小瓶,嗅了嗅,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不由沉醉起來。

    不過她眼珠子一轉,林軒立刻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這東西可是十分難得的,用在化妝品的研發上,簡直是浪費,好東西得自己留著!”

    這傻老婆,還沒嘗過靈液的好處,居然就開始準備將其用在事業上了,簡直是傻的可愛。

    顧漫被拆穿心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嘿嘿,人家只是想想而已嘛?!?br />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