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298章 兩只兔子
    

    “娘子娘子?!鄙硨蠛鋈淮淳摶谷岷偷納?,凌云凡的臉頰和脖頸不由得燙了一下,微微蹙眉。

    只聽身后君無夜繼續道,“身似盒子。麒麟剪刀,八個釵子。云凡,猜猜這是什么?打一動物?!?br />
    凌云凡略微遲疑了一下,腦海和心底莫名地一陣凌亂,一時沒有說出謎底來。

    “是螃蟹?!本摶顧呈炙合鋁嗣仗?,繼續看別的。

    “無腳也無手,身穿雞皮皺。誰若碰著它,嚇得連忙走?!?br />
    “身上滑膩膩,喜歡鉆河底,張嘴吐泡泡,可以測天氣……”

    “身子輕如燕,飛在天地間,不怕相隔遠,也能把話傳……”

    凌云凡緩緩轉身,只見君無夜一邊念著謎題,一邊將謎題從燈籠上撕下來。

    他身姿頎長,高大挺拔。

    微黃昏暗的燭光照射在他剛毅冷峻的側臉之上,越發地顯得那絕世俊美的容顏棱角分明、眉目如畫,猶如鬼斧神工般雕琢的精品。淡淡的微風吹起他如墨的發絲,在空中微揚,如雪一般的絲緞衣衫,直順地隨著體型垂落,即便隨風揚起,也沒有一絲褶皺。

    那畫面,好看得猶如一幅神筆勾勒的絕美畫卷。

    那人,背影好看得正如畫卷里走出來的天神一般。

    凌云凡瞧著,不覺出了神。

    “淺淺在瞧什么?”

    不知何時,君無夜竟走到了凌云凡的面前,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唇瓣湊到了凌云凡的耳邊,輕柔地道。

    凌云凡恍然回神,心跳的節奏驟然慌亂了幾分,連忙踉蹌后退了兩步。臉頰和脖子根止不住地灼燙得厲害。一時間,雙手都知道往哪兒放,緊緊捏著衣角,又是羞憤,又是懊惱。

    君無夜依舊保持著向凌云凡發問的姿勢,嘴角淺淺的淡笑依舊。

    為顯得自己的反應盡量瞧上去正常一些,凌云凡強自鎮定住心神,轉移了話題。

    “殿下,你又喊錯我名字了……”

    “云凡!”

    君無夜及時糾正,也不多言,牽了凌云凡的手,便往攤主那邊走。

    凌云凡側眸瞧了一圈,所有的燈謎竟全都被他們給猜完了。

    君無夜默然將手中一大把謎題放到了攤主老書生的面前。緊接著,一一在謎題的下方寫上了謎底。

    老書生面色復雜,一臉的為難,“這位公子,你們……真的是好厲害!”

    “獎品是什么?”君無夜問。

    “獎……獎品……”老書生舌頭有些打結,手中折扇搖晃得都亂了節奏,“這位公子,你們的獎品,能不能稍后再來拿?”

    “為何?”

    老書生道,“你看,我這小攤位總共就這么點大,今晚剛擺上攤子,你們就猜完了所有的謎題,若要一一兌換,將我這所有的獎品兌給你們,也不夠??!再說,如果你們真拿走了所有的獎品,我這生意后邊也沒法做下去了……”

    聽著這語氣,感情抱怨他們二人是來砸生意。

    不過,細細一琢磨,心情還是倍兒爽。

    “不用,將你們最好的獎品拿給我們便好?!?br />
    “最好的?”老書生的眸光頓時亮了,“公子只要一個?”

    “恩!”

    “那多不好意思??!”

    嘴上雖說著客氣的話,但那老書生的動作卻絲毫不遲疑,連忙轉身,利索地拿出了一個精致的鏤空雕花盒子來。

    打開道,“我們這兒最好的獎品便是這只鐲子。別瞧著成色一般,這可是上等的好東西,用北極之地深海冰川之中,萬年生成的冷珊瑚制成。女子戴在身上,不僅有美容養顏的功效,而且還有益于凝聚內息,協助修煉。效果勝過七級以上的靈石。公子,這鐲子,你拿去送您的心上人,最合適不過了?!?br />
    心上人……

    君無夜側眸瞧了一眼凌云凡,凌云凡原本就滾燙的臉頰越發地燒灼起來,心跳的節奏也越來越亂。

    說的神乎其神,但是他所說的那些功效,凌云凡神龍戒中隨便一顆靈棗或者草藥,就能達到??!

    更何況,款式老氣,賣相一點都不好看。

    顯然,君無夜也沒瞧上那鐲子。

    老書生見二人都對那鐲子不為所動,表情有些尷尬。

    “可是二位,這確實是我手上最好的獎品了。其余的也都在這里,要不……你們自己再看看?”

    凌云凡斂眉沒有抬頭。

    默然片刻,耳邊忽然傳來君無夜的聲音,“云凡,我們要那對兔子,好不好?”

    凌云凡抬眸,順著君無夜所指的方向瞧去,確實有一對兔子,一灰一白,毛茸茸的,十分可愛。

    凌云凡的眸光微微亮了一下,一臉的興致索然。

    君無夜道,“那對兔子!”

    老書生驟然一喜,連忙將一對兔子拎了過來。

    “好嘞!兔子!公子,這可是十幾天前剛產的兔仔,品種也是上等的,此時拿回去把玩,正是最佳時期?!?br />
    君無夜接過兔子,也不多言,牽著凌云凡便離開了。

    一旁圍觀的眾人瞧著二人遠去的背影,又艷羨,又可惜。

    有人深嘆一聲,“簡直暴殄天物??!猜出來那么多的燈謎,卻只要了兩只兔子?!?br />
    “可惜了那只珊瑚鐲子。那可是有助于修煉的上品??!”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

    “富貴人家的想法,怎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懂的?”

    ……

    老書生也是狠狠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瞧了一眼依舊安然擺在身后貨架上獎品,“啪”一聲,清脆響亮地打開了手中折扇,一邊使喚著弟子們重新掛上謎題,一邊繼續吆喝著。

    “猜燈謎嘍,猜燈謎嘍,猜中有獎,猜中有獎嘍!”

    一時間,荷香芬芳,微風徐徐,燈火昏黃搖曳的拱橋底下,又恢復了一派花燈詩會的熱鬧繁華。三三兩兩,成雙成對的佳人又圍了上去,繼續吟詩作對,猜燈謎。

    君無夜一手拎著兔籠子,一手牽著凌云凡,一路走上了拱橋,向著更熱鬧繁華的方向而去。

    凌云凡也不知道在細想什么,眉頭一直微微垂斂著,任由君無夜牽著,也沒有掙脫開他的手。

    直到……兩人走到了一座茶樓之前。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