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704章 已經說開了,索性攤開說
    

    ♂nbsp;   原來是林母讓林芷去拍的,并不是她想的,是林國政想開了,讓林芷去的。

    顧淺再看林芷,低著頭,默不作聲的樣子。

    突然覺得,這個女孩,并不是真的如人所說,從小被寵到大的樣子。

    顧淺也不說破,而是在拍照風格上,給林母商量了一些,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母女倆。

    本來林芷情緒不是太高,坐在一邊只顧著擺弄水果。

    但是聽到顧淺說的,不止拍照,還說起來她上大學時候,參加過一段時間樂隊,還拉過大提琴,就也跟著湊過來。

    “你也玩過樂隊啊,好玩么?”

    林芷咬了一口蘋果,眨巴著眼睛問道。

    林母卻在旁邊拍了她一下,“讓你給顧小姐削蘋果,你怎么自己吃上了?”

    林芷看到手里已經被咬了一口的蘋果,愣住。

    馬上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這個……抱歉哈!我再給你削一個?!?br />
    “沒事沒事?!憊飼沉謔?,“我也沒有很愛吃蘋果,不用麻煩了?!?br />
    林母笑著搖搖頭,“哎,這孩子,有時候就是這樣,顧前不顧后的?!?br />
    她說的無奈,但是言語之中,無限寵溺。

    三人聊天氣氛非常好。

    林母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跟她呆在一塊兒,感覺很舒服。

    當然,她不時地咳嗽,也讓顧淺覺得有些心疼。

    她忍不住道:“阿姨,您這是……”

    “我沒事,就是年輕時候留下來的病,肺不太好,一到季節,就會犯病,不礙事的,讓顧小姐擔心了?!?br />
    顧淺想了一下,道,“我媽媽以前有個方子,專門清熱潤肺的,好像這些藥跟雪梨和冰糖一起燉,吃了還挺有效果的,雖然不能保證完全治病,倒是可以緩解一下咳嗽。您等我回去找找,回頭給林芷,讓她給您?!?br />
    林母還沒答應,林芷馬上有點兒激動,“真的么?那你現在打電話問一下你媽媽可以么?我現在就去給我媽抓藥去!”

    林母馬上皺眉,“阿芷,不能這么沒禮貌?!?br />
    她訓斥了林芷,林芷有點兒失落,低著頭道,“我不是想讓您趕快好么?”

    “這么多年了,還能在乎這一天兩天?好了,你下樓去,讓傭人切個果盤端上來?!?br />
    林芷頗有不滿,撇著嘴,一臉委屈地出去了。

    顧淺有點兒尷尬了,“這個,哎呀,阿姨您沒必要這么生氣的,我明白林小姐也是想讓您趕快健康,是好意?!?br />
    “我何嘗不知道這孩子是好意?”林母嘆氣,“哎,不過也沒什么用啊……”

    “說不準啊,我媽媽這個方子,還是從一個已經不問診的老中醫那兒求來的,每次只要一喝這個,就會好一些,阿姨,雖然中醫見效慢,但試試也沒什么,不是么?”

    林母沒有在拒絕,而是笑了笑,“那替我謝謝你媽媽?!?br />
    顧淺臉上僵了一下。

    但是這股不自然稍縱即逝,馬上就遮掩過去,輕輕地“嗯”了一聲,“我會的?!?br />
    林芷母親情緒很敏感,馬上就察覺到了不對勁,但是也沒有繼續說什么。

    顧淺不知道再聊什么。

    其實她有一肚子話想問,但是看著林芷母親臥病在床,人又這么好,就一句也問不出來。

    沒想到林芷母親比她要直接,在她正冥思苦想,怎么才能不傷害對方,把話問出來,就聽到林芷母親的聲音。

    “顧小姐,阿芷不在,我想跟你說點事情?!?br />
    顧淺猛得抬頭,“???您說,您說!”

    “我聽阿芷說,您已經結婚了,是陸家的少爺,陸御鋮?”

    “啊……是的?!?br />
    顧淺疑惑,問陸御鋮干嘛?

    “那陸少有一個遠方親戚,叫趙明禮,顧小姐認識么?”

    顧淺微微擰眉,點頭,“認識,他還在我的工作室幫過忙,不過上次跟林小姐見面,貌似不太愉快,所以就再也沒有來過了?!?br />
    顧淺心里嘀咕。

    難道也是跟他要人的?

    林母點點頭,“這樣啊,那顧小姐知道,他現在在哪兒么?”

    顧淺心中了然,看看,想什么來什么,果然是給她要人的!

    她坐直了身體,面色鄭重,盡量用平緩的語氣,說道:“阿姨,我不太清楚您是怎么想的,但是就我跟林芷認識以來,我真覺得她是個好姑娘,好姑娘,理應有個好歸宿。

    雖然小趙算是陸御鋮的遠方親戚,人也不算是很壞,但是,跟林小姐真的不般配。我知道我這么說,一定會您和林小姐都會不滿,但我覺得林小姐應該找一個愛他的,并且配得上她的人啊?!?br />
    顧淺說完,林母一直沒有作聲,而是靜靜看著顧淺。

    顧淺知道,自己這話,如果不說,就憋著。

    因為說了,就是得罪人。

    試問,誰樂意聽到別人說,你女兒跟誰誰誰不般配!

    指不定還以為她這話的意思,是吐槽林芷恨嫁。

    她不是!

    但是又覺得不說不行。

    “您可能覺得我多管閑事了,畢竟他們兩個人之間,我憑什么插手?可是,小趙那個性格,根本不愛林小姐,就算答應了這門婚事,也是被逼著結婚。

    婚姻對男人來說,遠沒有女人那么看重,到時候真結婚了,恐怕被傷害的還是林小姐。我真的希望您和林小姐,還有林小姐的爸爸,能對這門婚事三思?!?br />
    她說完,長處一口氣。

    忍不住心里道,趙明禮,我可是對得起你了,要是沒轍,你自求多福。

    沒想到林母愣了片刻之后,微微沉下臉,蹙眉道:“顧小姐,你剛才說,趙明禮被逼著結婚?被誰逼著?林芷?”

    “呃……”顧淺愣住。

    合著林母根本不知道?

    林母非常聰明,馬上從顧淺的面上察覺不對勁。

    “看來是林芷非要嫁給趙明禮了?”林母說著,情緒有些激動,握著被子的手攥緊,“我知道了,顧小姐,你放心,我不會讓阿芷做出這種混賬決定,絕對不會!”

    她說著,猛得咳嗽兩聲,而且越咳嗽越劇烈。

    顧淺趕緊扶著她,給她拍背,“阿姨,您別著急??!我沒說是林芷,您先別著急,這里面或許有誤會……”

    這時,林芷端著果盤,推門進來。

    看到林母咳嗽得劇烈,嚇了一跳。

    趕緊把果盤放在桌上,跪在床邊,扶著林母,給她順氣。

    媽,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咳嗽成這樣?

    林母抓著林芷的手臂,不讓她動。

    你跟我說清楚,你是不是又去找那個趙明禮了?

    我……林芷突然紅了眼睛,貝齒咬著嘴唇,不停地顫抖。

    “你!”林母也急了眼,一把推開林芷,“你想氣死我是不是!”

    林芷被她推了一下,從床上跌下來。

    但是林母沒什么力氣,林芷也只是后退了一步,重新上前,握住林母的手,“媽,我沒有見他,只是碰巧見了一次,但是沒有再找他了。媽媽,我聽你的話了,你別生氣好不好!”

    林芷哭了。

    哭得很傷心。

    眼睛里大顆大顆的淚珠往外涌著,看著十分可憐。

    顧淺自己是女生,能感覺到林芷心里的痛苦,她也跟著難受起來,甚至眼圈也紅了。

    林母怒道:“那你為什么還跟他逼婚?你能不能把自己當做個人!我的女兒,就不能堂堂正正的站好,讓好男孩追求么!一定要倒貼一個不把你放在心上的人?”

    林芷死命咬著嘴唇,不斷搖頭,嘴里只重復著一句話:“我沒有逼她,媽媽,我沒有……”

    顧淺抹了一把眼睛,趕緊道:“阿姨,并不是林小姐??!是,是……”

    顧淺這會兒也有點兒懵了。

    一直都以為是林家在逼迫趙明禮,但是現在,怎么林家人都不知道的樣子?

    這是怎么個情況??!

    “顧小姐,你不用替她辯解了,我的女兒我心里清楚。不好意思,今天讓你看笑話了。今天就不留你了,改天請您過來喝茶?!?br />
    顧淺看人家已經下了逐客令了,便沒在說什么,起身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她聽到林芷的啜泣聲,依舊覺得心里不對勁。

    于是轉頭,道,“不好意思,阿姨,雖然小趙一直被逼婚,但是我并不確定是林小姐。現在看來,這其中一定是有誤會。如果林家人沒有想要逼婚的意思,那一定是有人故意引導著我們以為,是林家在逼婚?!?br />
    林母正在生氣,聽了顧淺的話,眉頭皺得更緊,“有人?是誰?”

    “下午的時候,一個叫程愫的女士,來到我工作室找我?!?br />
    “程愫?”林母的臉,肉眼可見變得難看起來。

    “對?!憊飼車閫?,“她說現在是林家有意,撮合小趙跟林小姐,說兩人感情深厚,是天生一對。但是就我觀察,根本不是她說的這樣。

    當然,我是外人,不能插手感情的事情??扇綣腥?,渾水摸魚,故意用林小姐和小趙的清白,來挑撥事端,那恐怕我不能只是看熱鬧的心態?!?br />
    顧淺深吸了一口氣,鄭重道:“阿姨,我冒昧地再問一遍,林家真的有讓程愫程女士當中間人,來撮合這件事么?”

    林母臉色黑沉沉的,如果說剛才還是生氣,那這會兒就是憤怒了。

    生氣還能發出來。

    但憤怒的情緒,是壓著的。

    林母幾乎是咬著牙,回答:“沒有,至少我沒有。我的女兒……”

    林母看了林芷一眼,“我相信阿芷,既然說過聽我的話,那一定也沒有?!?br />
    顧淺見今天已經說開了,索性就攤開來說,要不然,一直誤會下去,對誰都不好。

    “那可是,小趙那邊說,如果不答應婚事,就會告他……現在您說林家沒有這個意思,那程愫女士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