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六十七章 蝴蝶效應
    

    ♂nbsp;   實際上在楚垣夕出發南巡的一周時間里,巴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做好轉崗到小康的準備,而且是成批成建制的辦手續,主要是廖星星手下的地推專員,有十幾個。

    當初為了宣傳tg,到全國幾大高校圈去做地推,廖星星手下招了一批地推專員,宣傳結束之后其中一部分人離開了巴人,另外一部分被楚垣夕下令留了下來。

    這批人在當時看來屬于冗余,廖星星的意思是留下兩三個人就可以應對絕大多數局面,如果有需要,臨時再招就是了,這種“人才”在人才市場上有的是,可以隨時和勞務派遣公司簽約要人的。

    但是楚垣夕不這么想,寧可把人簽下來,撒出去全國各地跑圈參加漫展和其它活動比如拆奶罩之類的,也要把編制留下,為的就是這個時候。經過幾個月的融合,這批兄弟現在已經被注入了優質的工作,樂觀向上,遇事主動,正是調用他們的時機。

    現在要抽調他們,廖星星還有點舍不得,乃至于廖星星拉住楚垣夕問他自己是否也調動到小康去公干

    現在廖星星的位置其實比較尷尬,不屬于任何一個分公司,他所負責的商務和市場兩個部分被留在了集團里。

    實際上任何一個公司都需要商務部、市場部,就算聲叔負責的版權公司也需要,所以現在這個階段凡是商務和市場的工作統一都由集團出面談判。這個結構是臨時的也不可能持續,但是未來如何安排廖星星就成了問題,去哪家子公司當一個部門經理之前他可是跟趙杰陸羽平起平坐的。這也是他主動請調的原因,只要保留他在巴人集團的期權就可以了。

    期權不是問題,不過楚垣夕不想現在就調廖星星,因為他是一個運營宣傳的高手,做策劃方面的工作很在行,但不像地推強者,也沒給他安排過真正艱巨的地推工作。

    走地面是需要俯下身子低聲下氣的,偶爾也要舉起拳頭,該打人的時候在線打人,和坐辦公室動腦子不一樣。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當初幾大電信運營商對市場的爭奪中,矛盾都聚焦到各個小區中,最終都是由各自的地面專員用拳頭解決的,比如剪對方的網線、?;け痙降耐咧嗟牟僮鞫際羌頁1惴?。

    簡而言之做地面必須能打,打交道也是打。楚垣夕自認為比較了解廖星星了,他是個運營策劃,嚴格來說解決的是地推中從0到1的問題,但是缺乏解決從1到100的經驗,也就是具體怎么做的問題。

    可這批種子員工又是他的小弟,調他過來有可能不利于杜恤展開工作。

    所以楚垣夕安撫下廖星星,打算暫時擱置這個問題??梢運抵灰歉淖楣窘峁?,總會出現類似廖星星這樣的問題,突然之間沒有適合的平級崗位,甚至需要換個崗位,這都是工作中經常出現的事情,沒什么大不了。

    此時楚垣夕還沉浸在曹翔入職的喜悅中,要知道原世界中的小康因為沒什么區塊鏈高手,游聯網這個概念做的并不算成功,如果成功,估值真的可以向上漲一波,如果是io之后,至少拉幾個漲停板。這個世界中,因為有巴人給小康打底,創業的道路雖然曲折,但根基更深,未來肯定更加遠大。

    結果,等他到了724,愕然發現杜恤這個店長沒到店這難不倒人的,楚垣夕買了份沙拉,結賬的時候隨口問“哎你們店的老杜呢,怎么沒來”

    店員一撇嘴“別提了,老杜前天就送航空了?!?br />
    “航空總醫院”楚垣夕一愣,“就算得病,不應該送安貞么”安貞離這里更近一些,而航空總醫院的距離明顯遠。

    “那也得安貞的i有地兒啊,滿了?!鋇暝鋇淖炱部兔皇棧乩?,“聽說這叫加班996,生病i,連i都客滿,這世道”

    神特么加班996生病i楚垣夕一臉斯巴達,拿著沙拉開上巴人新配的林肯,直接開到航空總醫院。

    等進了航空總醫院的住院部,楚垣夕躲在重癥監護室外邊沒敢進去,因為里邊正哭呢,杜恤的夫人他原世界里是認識的,另一個可能是杜恤他媽。

    杜恤他媽正在訓兒媳婦,訓她沒照顧好自己兒子,一邊訓一邊罵“整天就會玩個破手機游戲兒子也不生,手機游戲能給他生兒子嗎”

    兒媳婦面對婆婆天然低人一等,杜恤的愛人一陣唯唯諾諾,只能抹眼淚。等婆婆終于走了,外邊躡手躡腳走進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手里拿著一盒沙拉

    楚垣夕走到杜恤窗邊一看,真慘,連鼻飼都插上了,面色倒是很平靜,旁邊掛著點滴,生命體征平穩。他上來的時候已經問過服務臺的值班護士,不幸中的萬幸,人應該沒事,就是得多休息,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不能著急,著急傷肝。

    不是他想拿沙拉慰問杜恤,而是來的太急,而航空總醫院門口又沒有買花籃水果籃的,楚垣夕因此有點麻爪,對杜恤夫人點了點頭,手足無措的說“您好啊,我就是聽說老杜出事了,正好順路,就過來看看他,什么情況啊”

    杜恤的愛人也沒心思問楚垣夕是誰,一臉怨懟的說“還不是天天肝游戲鬧的也不知道那個叫亂世出山的游戲有什么好玩的幾個月了,天天玩到夜里三點,早晨起來還要上班,我說他多少回了就是不聽這下好了吧肝真的出問題了這能賴我嗎我要告那家游戲公司去”

    楚垣夕手伸進西服兜里,正打算拿名片呢,突然手一顫,名片是再也不敢套了,心說合著這也是我的鍋我這算是在帝都扇了扇翅膀,把同在一個城市的杜恤給震飛了原世界中他沒這么喜歡玩游戲啊,難道是因為亂世出山做的實在太優秀了

    “大姐,千萬別告,告游戲公司拿不到什么錢的,不如這樣”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