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四章 闖殿
    楓火漫天,一道四周都圍繞著火楓般的劍氣出現,向著宋明庭殺去?;刮瓷鋇?,宋明庭的上方便開始有大量的紅楓飄零,飄零的紅楓看著漂亮唯美,實在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笑話火楓道人的火楓劍氣高達近道級,威力豈是等閑不僅如此,火楓道人在白玉樓中呆了一千多年,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但清醒的時間也不少,再加上玉京劍宗的刻意栽培,所以早已將火楓劍氣修煉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劍道境界離突破到人劍合一也只差臨門一腳了,這樣的實力,全力催動本命劍氣,這威力怎么可能弱

    但威能恐怖的火楓劍氣在鳳歌劍氣面前卻又不夠看了,伴隨著黃昏光芒的氤氳,火楓劍氣顫抖起來,這種景象就好像當初鳳歌劍氣出,歸藏山上萬劍歸宗似的。

    火楓道人臉色一變,長喝一聲,竭力控制著火楓劍氣,在他的竭力控制下,總算控制住了火楓劍氣,沒讓火楓劍氣直接臣服于鳳歌劍氣。但僅僅只是這樣還不夠,當水墨暈染開來,鳳歌劍氣出現之時,空中飄零的紅楓陡然被定住。

    墨色褪去,化為銀灰之色。鳳歌劍氣抵在火楓劍氣上,下一刻,火楓劍氣猶如度過了千年時光似的,飛速老化,崩解開來。

    一招分勝負。

    然而火楓道人雖然輸了,臉上的笑意卻越發濃了“好好好不愧為入圣級本命劍氣沒想到時隔千年之后,我竟然還能感受到本命劍氣失控欲臣服的感覺”

    他當年是感受過五德仙人催動五德劍氣時的威勢的,那場面,說是“一劍出,萬劍出”也不為過。而現在,他又感受到了相同的感受,當然,比當年弱了許多就是了當年五德劍氣現身時,他可是完全控制不了火楓劍氣。

    “你這本命劍氣叫什么名字”

    “鳳歌劍氣?!?br />
    “可是蘊含宙光大道的力量”

    “沒錯?!?br />
    “好好好”火楓道人再次連說三個好字。師門中出了如此杰出的人物,他如何能不高興

    “我這關你是通過了,接下來你還要繼續挑戰。越往上得到的好處越多,所以能通關的話,盡量通關。以你的鳳歌劍氣的威力,我看接下去幾層對你來說都不是問題,不過這白玉樓中有好幾個妖孽級人物,你需要注意一點。我這便把這幾人的手段都跟你細細說一遍,對了,你有什么底牌,也跟我說一遍吧?!?br />
    火楓道人幾乎連猶豫都沒有,就決定給宋明庭開小灶。

    在火楓道人細細給宋明庭說了一番最值得注意的那幾人的手段后,宋明庭也將自己的底牌一一說給了這位祖師聽。當然,沒有全盤托出,比如自己的劍道境界已達劍心通明境界,但其實說不說關系都不大,因為他大師兄等人都已經知道他已達劍道第八境。

    但饒是如此,火楓道人還是被宋明庭一張又一張的底牌給驚到了。

    “兩件極品道器”

    “長風雀羽近道級無形劍氣,這門強法是哪來的沒記錯的話,我記得師門品階最高的無形劍氣也只有洞玄級吧”

    “竟也是你弄來的,小子,你可真算得上是我歸藏劍閣的福星了,近道級的無形劍氣,即便每一代僅有兩三人練成,也是了不得的大殺器了,極大的增強了我歸藏劍閣的威懾力?!?br />
    “春秋仙人這名字我也沒聽說過,應該是某一位上古仙人,不過你得了他的傳承,卻也承了他的大因果。莫說是你,便是師門也承了他不小的因果,未來到了仙界,還需還上這份因果?!?br />
    宋明庭點點頭,這事他師父和承天真人他們都跟他說過。

    在宋明庭與火楓道人交談之時,另一方面,宋清夷、商如龍、王驚龍也都打敗了各自的對手,順利升到了第二層,其中商如龍贏的頗為輕松。他雖然不如宋明庭這般底牌良多,但孔雀劍氣加兩儀劍氣,卻也是了不得的殺招了,實力足足比王驚龍和宋清夷強了一個層次。

    商如龍贏得輕松,宋清夷和王驚龍贏得就艱難很多了,兩人雖然也是出類拔萃的劍道天才,但在這白玉樓中,誰不是劍道天才相較于這些在白玉樓中呆了多年的劍道天才來說,宋清夷和王驚龍的積累就要差上許多了,所以兩人幾乎是在底牌盡出的情況下,才打敗了守殿者。以這種程度來看,兩人打敗第二層守殿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這白玉樓高何止八九層

    從另一個側面也可以看出玉京洞天這五千年來積累的恐怖,這么多劍道天才,哪怕僅有一半選擇加入玉京劍宗,這數量也足夠恐怖了。

    宋明庭四人在進行闖殿挑戰,另一邊,魔道眾人卻都被白玉樓鎮壓了,強如斷腸鬼君,也難逃被鎮壓的下場。

    火楓道人所在的大殿中,宋明庭正好說到斷腸鬼君被他一同拉入玉京洞天一時,當然,關山越與他本為一人之事他沒有提。

    “無礙,你所說的這斷腸鬼君雖是圓明期強者,可在這玉京洞天中也翻不起什么風浪來?!被鴟愕廊寺輝諍醯?。

    宋明庭放松下來,他怕就怕玉京劍宗的高手因他強自將斷腸鬼君等人拉進來而對他有什么惡感。

    “行了,第二層你通過了,繼續往上闖吧”

    宋明庭辭別火楓道人,繼續往上闖關。

    在幾人闖關之時,太始禁地中,關山越已然找上了江乘風。

    寬闊的江面之上,巨浪翻涌,巨大的動靜從江底下傳來,仿佛有兩頭巨獸在江中爭斗,就在這時,江面上陡然升起一道上百丈高的巨浪,巨浪破開,露出江乘風狼狽的身影來。

    “關山越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為何要對我趕盡殺絕”江乘風神情癲狂,朝著下方大吼道。

    他竟是被關山越從江中逼了出來要知道江中可是江乘風的主場,在江中他的實力足以暴漲三四成,不到萬不得已,江乘風根本不可能放棄這樣的主場。

    一道雷光從江面之中破出,關山越面無表情的繼續施展億萬星沙致虛眼將江乘風困住,江乘風一邊瘋狂催動飛劍企圖突圍,一邊看向關山越。見關山越依舊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江乘風的一顆心沉入了谷底。就在他以為關山越不會回應他的時候,關山越忽然開口了。

    “那四海毒龍毒液是你給斷腸鬼君的吧”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