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01章 我更喜歡你的反應(2)
    

    蘇簡安倒是沒想到,陸薄言今天居然有心情開車。

    她偷偷打量了一下陸薄言開車的樣子,發現不管從哪個角度,自家老公都帥到爆表!

    果然長得好看的人,一舉一動都在散發魅力??!

    蘇簡安并不知道,陸薄言今天開車,不是因為他突然有心情,而是因為他太了解她了。

    她臉皮薄。

    她知道自己今天為什么起晚了,就以為全世界都知道,羞于面對任何人。

    所以就連唐玉蘭,都被陸薄言暗示去跟朋友喝早茶了。

    司機保鏢之類的人,陸薄言更不會讓他們見到蘇簡安,于是,他成了蘇簡安的司機。

    對真相一無所知的蘇簡安已經進入工作狀態,拿著手機和平板電腦,一邊收發郵件一邊安排工作的事情。

    陸薄言在開車的空當,偶爾會偏過頭去看蘇簡安。

    蘇簡安沉浸在工作里,始終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只有這種時候,陸薄言才會感覺到后悔。

    工作分走了蘇簡安大部分注意力。

    而那些注意力,原本是屬于他的。

    但是,他不能否認,工作中的蘇簡安,有一種跟生活中的她完全不一樣的魅力。

    他深愛生活中的蘇簡安,也深深欣賞工作中的蘇簡安。

    這大概就是——偏愛。

    到了公司,陸薄言停好車,蘇簡安卻沒有下來。

    他繞過去,拉開副駕座的車門,發現蘇簡安在用紙巾抿掉口紅。

    ???

    蘇簡安仿佛察覺到陸薄言的疑惑,解釋道:“你不是說我不舒服嗎?”說著又撥弄了兩下頭發,好讓自己顯得沒什么精神,“我現在看起來像不像帶病堅持工作的模范員工?”

    陸薄言啞然失笑,說:“像?!?br />
    “好!”蘇簡安下車,“上班!”

    她一到辦公室,助理就端著一杯熱水過來關心她,說:“蘇總監,聽說你不舒服請假了,怎么還來上班???”

    如果生病不是個謊言,蘇簡安就要被助理感動了。

    但是現在,她要反過來感動助理——

    “早上是有些不舒服,不過現在好多了?!彼占虬踩粑奩涫碌匾恍?,“沒事了就要來上班啊,不然那么多工作交給誰處理?”

    如果蘇簡安真的要休息,那些工作,自然有人來處理。

    但是,蘇簡安身為總裁夫人,居然還是堅持自己來。

    助理備受感動,不受控制地給自己灌雞湯:“比我優秀的人竟然比我還努力!我還有什么借口不拼搏?”說完,斗志昂揚地出去了。

    蘇簡安笑了笑,坐下來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中午,陸薄言發來消息,問她想去哪里吃飯。

    “不吃了,不餓?!彼占虬菜?,“再說還有一大堆工作呢?!?br />
    陸薄言沒有再回復。

    一般這種情況,陸薄言不會就這樣不回復了。

    但是蘇簡安光顧著工作,忽略了這個異常。

    到了午休時間,助理進來問蘇簡安想吃什么,蘇簡安頭也不抬地擺擺手,“我不吃了,你們吃吧?!?br />
    “這怎么行?”助理說著,突然看到什么,瞪大眼睛,“陸陸陸——”

    助理的話明顯沒有說完,聲音卻戛然而止。

    蘇簡安的注意力在工作上,也沒怎么留意,直到聽見一陣腳步聲逼近。

    “小陳,我不……”

    她以為助理要過來勸她去吃飯,抬起頭一看,卻是陸薄言。

    陸薄言拎著一個牛皮紙袋,袋子上印著她很喜歡的那家茶餐廳的logo。

    哎,雖然不餓,但突然有點想吃這家的菠蘿油啊……

    陸薄言提了提袋子,問蘇簡安:“吃嗎?”

    蘇簡安已經聞到菠蘿油的香氣了,況且送來菠蘿油的人還是陸薄言!

    雙重誘惑,叫她怎么拒絕?

    “吃!”

    蘇簡安起身,接過袋子放到一邊的桌子上,把里面的東西一一拿出來。

    除了她喜歡的菠蘿油,還有她鐘愛的凍檸茶。

    陸薄言不吃這些東西,他點的是正正經經的飯菜,還有一小碗湯,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

    蘇簡安吃著自己手里的,時不時瞟一眼陸薄言碗里的。

    陸薄言拆了另一副筷子,遞給蘇簡安。

    蘇簡安笑了笑,接過來,毫不客氣地吃陸薄言碗里的飯菜。

    陸薄言悠悠地問:“剛才不是說不餓?”

    蘇簡安一度以為剛才進來的只有小陳,確實想跟小陳說她不餓來著。

    她看了看陸薄言,露出一個明媚的微笑,說:“你都親自送東西來了,我怎么能拒絕你?”

    這個答案,恰到好處地取悅了陸薄言。

    陸薄言的唇角,浮出一抹滿意的笑。

    吃完飯,蘇簡安收拾了餐具,對陸薄言說:“你等一下,我給你看個東西?!?br />
    陸薄言很有興趣,問:“什么?”

    蘇簡安先是神神秘秘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一份文件,遞給陸薄言,說:“幫我簽個字?!?br />
    陸薄言沒想到是文件,翻開一看,挑了下眉——

    這份文件,如果走正常的流程送到他手里,最早也是下個星期的事了。

    蘇簡安這是……想走后門?

    沒那么容易。

    陸薄言慢條斯理地合上文件,悠悠問道:“簽了字,我有什么好處?”

    這份文件關系到公司好幾個潛力藝人的發展,蘇簡安急需陸薄言簽字,才放棄了走流程。

    她既然邁出這一步了,就不介意再豁出去一點——

    她果斷親了親陸薄言,說:“這是‘誠意金’?!?br />
    陸薄言笑了笑,逼近蘇簡安,“如果我要你現在就拿出全部誠意呢?”

    “……”蘇簡安干笑著后退,“這里是辦公司,你這樣……不好吧?”

    陸薄言顯然顧不上什么好不好,他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把蘇簡安逼到墻邊,吻上她的唇。

    “唔!”

    蘇簡安瞪大眼睛看著陸薄言,不斷地告訴自己,陸薄言不會這么不理智。

    但是,他的吻,好像真的沒什么理智……

    哎,這里是辦公室??!

    蘇簡安一邊驚恐,一邊卻又不受控制地被陸薄言的吻蠱惑……

    她不能否認,不管什么時候

    ,她對陸薄言的吻,都沒有抵抗力……

    這不能怪她,只能怪陸薄言魅力太大。

    好在最后,陸薄言還是松開蘇簡安,并沒有真的要她馬上拿出全部的誠意。

    蘇簡安靠著墻壁,怔怔的看著陸薄言,喘氣的頻率聽起來有些可疑。

    陸薄言骨節分明的長指撫上蘇簡安的臉頰,說:“至少要這樣,才能叫‘誠意金’?!?br />
    “……“

    蘇簡安能說什么?

    這種時候,她什么都不能說,只能陸薄言說什么是什么!

    她拿過文件,遞給陸薄言,笑容要多迷人有多迷人,“陸總說的是!那這份文件,麻煩您簽個字?”

    陸薄言接過文件和筆,利落地簽下名字。

    蘇簡安心頭一塊大石落地,把文件放回桌子上,又返回來親了親陸薄言的臉頰,說:“這是額外的!”

    陸薄言拉住蘇簡安的手,“下班一起去接西遇和相宜?”

    “好啊?!彼占虬菜低昃妥雋爍觥扒搿鋇氖質?,“陸總您慢走,我要工作了?!?br />
    這么明顯的“逐客令”,陸薄言自然不會聽不懂,深深看了蘇簡安一眼,轉身離開。

    陸薄言剛出辦公室,就看見蘇簡安的助理拿著手機匆匆忙忙跑過來,看起來像有很急的事情。

    他叫住助理,問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助理一臉難色地看著陸薄言,支支吾吾道:“陸總,蘇總監一直在爭取的一個代言被……被別人拿走了……”

    “韓若曦?”

    陸薄言一語中的。

    助理錯愕地點點頭,想到站在她面前的是她們的大老板,下意識地問:“陸總,怎么辦?”

    “這是傳媒公司的事情?!甭獎⊙運?,“告訴蘇總監,讓她想辦法?!?br />
    “???”助理沒想到陸薄言這么公事公辦,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喔”了聲,跑進去找蘇簡安。

    助理永遠想不到,不到五分鐘之前,陸薄言才在蘇簡安的辦公室里簽了一份文件,那個時候他可一點都不公事公辦。

    娛樂圈的資源爭奪一向激烈,廣告代言被截胡什么的,是很常見的事情。

    蘇簡安聽助理說完,只是很淡定地“嗯”了聲。

    “蘇總監,”助理跺腳,“你怎么一點都不急???我懷疑韓若曦是故意的!”

    蘇簡安摸了摸陸薄言簽名的那份文件,笑了笑,說:“就算她是故意的,也只能說明她有一定的實力,不然怎么能把我們快要簽約的代言拿走了?”

    “蘇總監,”小助理暗搓搓地說,“我們要不要‘對付’一下韓若曦?”

    小陳說的對付,當然不是一般的對付。

    陸氏傳媒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傳媒公司,有著國內最好的經紀人和頂級藝人,掌握的資源更是一般公司和工作室難以企及的。

    韓若曦沒有公司沒有靠山,只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依靠的是自己過往的已經不太好使的資源和人脈。

    韓若曦的工作室,是無法和陸氏傳媒一個大公司對抗的。

    他們稍微對付一下韓若曦,就能讓韓若曦吃盡苦頭。

    蘇簡安卻拒絕了助理的建議,說:“我有更好的方法?!?br />
    助理追問:“蘇總監,你有什么方法?”

    蘇簡安神神秘秘的笑了笑:“你等著看?!?br />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