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三章 逼回她的賴賬
    

    第七百五十三章 逼回她的賴賬

    曾如璟被白澤的話給逼到無路可退完全不知道說什么,兩人就那樣在車子旁邊互相對視了半天。

    曾如璟依舊是別扭地不想承認自己說過的話,但白澤的表情分明是不準她賴賬。

    半響之后是曾如璟先開了口:“白澤,我們先冷靜一下——”

    她的話剛說到這里,紅唇遽然再次被堵住,年輕的男孩不顧一切地霸道咬著她,抗議著她即將說出來的話。

    曾如璟被這種一言不合就吻的行為給氣到要心梗了,可是又根本掙脫不開,男女原本力道就懸殊,禁錮著她的這個男人又是個年輕力壯的,兩只手握在她胳膊兩側,硬是把她給按得絲毫都動彈不得。

    等自己再次被松開的時候曾如璟整個人都軟得不像話,要不是男孩子結實的胳膊在她腰間緊緊摟著,她懷疑自己會不會順著車子滑坐到地上。

    她不是沒接過吻的人,可白澤給她的吻,每一次都讓她眩暈,乃至快要窒息。

    “學姐,這次可要想好了再說話哦?!蹦昵崮腥說納粼誥飭醬吻酌芮孜侵笠訝槐淶夢O斬稚逞?,就那樣貼著她的耳邊低低呢喃著,外加警告著。

    曾如璟是真的怕了,怕再被白澤給抵著繼續吻下去。

    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后一把將人給推開了,然后垂著眼回頭開了自己的車門:“我還有事,先走了?!?br />
    她沒法再否認賴掉自己說過的話,只能先逃了。

    她也確實有事,再不走的話沈薇的試戲要來不及了,那位導演可是不喜歡遲到的人。

    白澤自然也知道她要陪沈薇去試戲,所以沒再攔著她,于他來說,逼回她那些想賴賬的話,已經是他今天早晨等在這里的目的了。

    他就知道,她昨晚答應了他之后冷靜下來肯定會反悔,所以一大早跑完步就在她車旁等著了,完全不給她逃避的機會。

    只不過……

    他抬手撫了撫自己的唇,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女人唇齒的馨香。

    怎么辦?親吻之后他反而想要更多了。

    想著自己身體的反應,他嘆了口氣覺得自己需要趕緊回家洗冷水澡降溫了。

    或許人就是這樣不知滿足,沒有擁有的時候反而沒覺得有什么,一旦得到了,就會想要更多。

    在這之前他想的是能待在她身邊就好,可在親吻過后他愈發想要真正地得到她,得到她的心,得到她的身體。

    曾如璟驅車駛離了好長一段距離,心情才慢慢平復下來。

    她不是不懊惱的,剛剛白澤簡直霸道得讓她心驚,而她也清楚地知道,剛剛她沒有反悔的機會,那就代表著她以后也根本沒有辦法再反悔了。

    不得不承認,白澤這個人……也太有攻擊性了。

    她之前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就覺得他溫和無害了?

    難道她要就這樣跟一個小自己幾歲的男孩戀愛?

    曾如璟想到這些就頭疼。

    而就在這樣的頭疼中,她的車子停在了沈薇所住的別墅面前。

    沈薇已經收拾好了,在樓上看到她到來之后就徑自出來了。

    “你這是——”沈薇一坐進車子里看到她之后先是驚愕了一下,隨即便滿臉的欲言又止。

    曾如璟一開始還有些不解,隨后在察覺到沈薇的視線落在自己的唇上之后她頓時尷尬不已,一把抓過頭頂上方的后視鏡來照了照,就見自己的嘴唇通紅一片,一看就是剛剛接過吻被肆虐了一番。

    她出門之前倒是沒有涂口紅,原本是想著在樓下吃點早餐再來接沈薇的。現在她唇色的這個紅,是被白澤給親的……

    沈薇在一旁邊系安全帶邊打趣著她:“談戀愛了?你們這可夠激烈的,嘴唇都快被親破了?!?br />
    “沒、沒有……”曾如璟臉上火辣辣地燙了起來,無力地狡辯了一下然后趕緊拿了口紅出來,裝模作樣地給自己涂了點口紅,用口紅的顏色掩飾自己被親到通紅的嘴唇。

    氣死了氣死了。

    一想到白澤的所作所為,曾如璟擰口紅的力道都沒好氣了起來,只差將那口紅當成白澤的脖子給擰斷了。

    沈薇始終淡定地坐在一旁,不動聲色地幽幽看著她又氣又惱的行為,然后幽幽說了一句:“白澤多好的一小男孩啊,跟他談戀愛不虧的,說句不好聽的就算以后分手了,你不也賺了嗎?”

    曾如璟:“……”

    驚愕地看向淡定的沈薇問著:“你怎么知道是他?”

    這話等于間接承認了這是白澤親的,曾如璟說完就后悔了,她什么時候智商為負了。

    沈薇云淡風輕地說:“全世界都看得出來他喜歡你,就你自己一直不承認而已?!?br />
    莫名的,曾如璟聽了沈薇的這番話,胸口狠狠痛了一下。

    是啊,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白澤喜歡她,就她自己不承認而已。

    她也想承認啊,可是想到自己的過往她就退縮,只不過現在好像也由不得她退縮了。

    沈薇見曾如璟只是沉默,就知道自己猜對了,果然是白澤親的。雖然沈薇跟曾如璟還有白澤是最近才有交集的,但那不影響她判斷白澤對曾如璟的感情。

    愛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而且就在剛剛,白澤還給她打過電話,內容是關于昨晚他跟曾如璟被羅康暗算的事情。

    沈薇聽了之后很是氣憤,也為羅康的行為感到不齒。

    曾如璟整理好情緒之后開車載著沈薇離開,沈薇不再提曾如璟跟白澤的事情,而是問她:“我聽說昨晚羅康對你下手了?”

    曾如璟有些驚訝沈薇怎么知道了,沈薇自己解釋:“白澤跟我說的?!?br />
    “所以啊你看,他多有心?!鄙蜣碧姘自笏底藕沒?,“他知道待會兒我們會見到羅康,所以提前跟我打了個招呼,言外之意待會兒讓我護著你?!?br />
    曾如璟確實沒想到白澤會這樣有心,不過隨后又說:“難道不應該是我護著你嗎?”

    沈薇淡淡地說:“大多數時候經紀人是應該護著自己的藝人,但有時候經紀人說話不方便,就需要藝人出馬了?!?br />
    曾如璟跟羅康都是經紀人,如果曾如璟自己親自上陣跟羅康撕的話,那就是赤裸裸地業務爭奪了,在旁人看來很不妥。但是作為藝人,她從自己的立場說話,別人也沒法說她什么。

    更何況,她還是這樣大牌的藝人。

    雖然她在圈子里從來沒有耍過大牌,但她不介意自己耍耍大牌的。

    對待羅康這樣的小人,耍大牌也無所謂。

    沈薇又說:“其實在我宣布要簽到你那里之后,羅康還給我打過電話,想要拉我到他公司去?!?br />
    曾如璟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理解羅康的行為。

    肯定也不止羅康一個人給沈薇打電話想要拉沈薇,畢竟沈薇是一線女星,而且估計也沒人能瞧得上她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經紀人,覺得隨隨便便就能將沈薇從她手里搶奪走。

    沈薇繼續說,不過這會兒語氣里卻帶著幾分厭惡了:“你知道嗎,那么多拉我的人,沒有一個像羅康那樣無恥的,別的老總給我打電話,都是說他們公司給予我的條件有多好,但羅康卻把你狠狠貶低了一番?!?br />
    “你也知道,你之前在他的手下工作了幾年,明明是很賣力拼命的工作,給他培養了男團和宋清溪這樣的后起之秀,可他卻把你說的一文不值,甚至還處處貶低你,以及拿你的婚姻作為你的人品來說事?!?br />
    明明工作跟個人的私生活是理應分開的,但羅康卻說曾如璟婚姻失敗是因為她本身人品就不行,可所有人都知道曾如璟離婚是因為宋偉出軌,跟曾如璟的人品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沈薇當時就覺得厭惡至極,羅康這樣的人品,她怎么可能跟他合作。

    不過沈薇一直都沒跟曾如璟說起過羅康背后對她的貶低,因為沈薇怕曾如璟會傷心。

    若是換做昨晚之前,曾如璟或許真的會因為羅康將自己說的一文不值而傷心,但是昨晚在見過了羅康的卑鄙無恥之后,她現在聽了沈薇的話也沒有多么生氣了,連對她下毒手這樣的事情都能做出來,背后說她壞話這種事情自然都是小意思了。

    邊開著車邊平靜說著:“我想這就是他為什么留不住人的根本原因吧?!?br />
    因為羅康本身人品就低劣,時間長了旗下的藝人們自然就察覺到了,誰都不是傻子,自然要逃離。

    兩人說話間已經到了試鏡的地點,只是沒想到冤家路窄,兩人一進大廳就碰到了羅康跟他帶的女藝人。

    羅康看到曾如璟安然無恙的樣子很顯然吃驚了一下,想必是他還不知道昨晚他派去給她教訓的人被白澤給教訓了,而且還教訓到警局去了。

    那幾個人最起碼要被拘留幾天,估計還沒來得及跟羅康聯系上。

    曾如璟看著羅康驚訝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地鄙夷,曾如璟還好,只是在心里鄙夷一番,一旁的沈薇干脆冷臉嘲弄地笑了一聲,完全不給羅康面子。

    羅康有些惱火地看了沈薇一眼,沈薇雖然是大咖,但羅康的年紀擺在那里,而且在這個圈子也做了很多年了,也算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了,所以沈薇對他這樣的態度,羅康不惱火才怪。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