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她故意留下來的
    

    ♂nbsp;   小九直奔主題道:“你們到底在談什么計劃?”

    雖說小九自認晚輩,可封禪妖王也不是那般浮夸之輩。

    不可能直接走上去,熱情的挽著對方的手說,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奶奶了,以后我罩著你。

    不談尊嚴問題,作為一個正經前輩,封禪妖王不允許自己這么做。

    加之小九的實力,萬一惹毛了她,可真就是吹口氣就沒了。

    她壓根不知道小九的身份,這家伙的經歷要是較真起來,怕是整個熾陽天的人加起來,應該能湊夠她的歲數。

    封禪妖王代入角色很快,拿捏不準小九站在哪邊,唯有說道:“其實……也沒什么的,就是討論一下天外天的發展?!?br />
    換個外人,怕是就信了。

    可小九是什么人,她豈會不明白個中關竅,跟易千雪談發展,你怕是在做夢。

    小九揮揮手道:“我大概猜到你們想要干嘛了,不用顧忌我,我巴不得師父多娶幾個,他要是放話出來,我分分鐘給他掠幾千萬女孩子來?!?br />
    封禪妖王額頭冒汗,你雖然有這個實力,但是性格也太不靠譜了吧。

    我倒是相信你能掠來這么多女孩子,可你真以為你們家那位,會真的去嘗鮮?

    以他的身份來說,做這些事情輕而易舉,根本不需要你幫忙。

    不過由小九的話來看,她應該也是抱持推波助瀾的態度,易千雪畢竟是個焦點,這些日子的事情,內部早就傳遍了。

    小九既然過來,在封禪妖王看來,應該是明白自己和易千雪的打算,她似乎也并不反對。

    封禪妖王不再遮遮掩掩,而是直接說道:“這事你怎么看?”

    小九眼珠子一轉道:“我覺得自己主動挺好,易千雪出面,直接推倒我師父,一切不就順理成章了嗎?”

    封禪妖王嘴角抽了抽。

    你這辦法真是相當優秀,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還是欠缺考慮了一點。

    她想了想,掏出一個小鐵塊,用手扳成兩半,分別搓成了鐵棒,再將其中一根鐵棒彎曲,做成了圓環。

    接著她讓易千雪拿著鐵環,讓小九拿著鐵棒,囑咐道:“你小九你晃動起來,易千雪你嘗試看看,能不能用鐵環套住鐵棒?!?br />
    易千雪和小九兩人同時翻了翻白眼。

    不過她們一時間也弄不清楚封禪妖王想做什么,唯有照做了,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小九不斷晃動,易千雪根本套不住鐵棒。

    半晌,封禪妖王才意味深長的一笑道:“明白了吧?!?br />
    “明白什么?”易千雪在這方便畢竟還是一個雛兒,自然聯想不到關鍵的地方。

    倒是小九初為人婦,該經歷的都經歷了。

    沒有林峰在場,又都是女人,她自然沒多大顧忌,不懷好意的看了看封禪妖王道:“妖王你可真壞,按照你這意思是說,就算易千雪采用霸王硬上弓的手段,只要我師父反抗,就成不了事?可在我看來,我師父絕對有這個意思?!?br />
    封禪妖王搖了搖頭道:“你還是想得太淺了,關鍵不是那鐵棒,而是操縱鐵棒的那只手?!?br />
    小九是什么人物。

    馬上就想到了她的意思。

    如果把易千雪的情況比作鐵環,將林峰看做鐵棒,這兩人干柴烈火,一勾搭恐怕就會徹底燃燒起來。

    可關鍵在于持著鐵棒這只手,這手可不光代表柳笑笑,而是泛指其他情況,也許柳笑笑等人會插手,也許長輩會說點什么。

    畢竟易千雪的身份來說,至少也要先買票,再談上船的事情。

    老謀深算的封禪妖王,總得來說比起小九考慮的要深遠一些,哪怕是易千雪自己,應該也想如柳笑笑那般完美。

    外在因素很多,或許連林峰自己的想法也是如此。

    事到如今,已經不是單純的推倒,就能夠了事的,這兩人之間,牽系著不少方面的問題。

    正當三人大眼瞪小眼,繼續考慮的時候,門外又有聲音傳來。

    這一次是許靈云跑了過來。

    她嘻嘻哈哈的顯擺道:“成了成了,上次那藥我又研究了許久,已經升級了,要是能找個人試試就好了?!?br />
    小九渾身一哆嗦。

    在這之前,她一直不覺得許靈云有多牛逼。

    可自打上次魔皇被坑了之后,這個概念就改觀了,魔皇身體現在變得十分敏感,林峰跟她多親近幾次,據葉詩所說,林峰光是看她兩眼,她都要崩潰了。

    小九看了一眼封禪妖王道:“要不我們下藥?”

    “下藥,好啊,給誰下,是給那個不孝女下藥嗎?”許靈云頓時來了興趣。

    封禪妖王頭大無比。

    還以為小九成熟穩重一些,看來還是自己想多了,這家伙只是表面上比許靈云正經一些,不,她比許靈云本身還要恐怖。

    至少許靈云很多事情是不敢做的,比如給易千雪下藥,然后送到林峰那邊去。

    她居然還敢當著大家的面提出來。

    揉了揉眉心,封禪妖王頗為煩惱,看了一眼一旁的易千雪,她似乎也沒有下藥的意思,看來得自己想想辦法了。

    易千雪雖說沒答話,可實際上也是在考慮問題的。

    她看過不少書籍,里面都描寫了第一次是比較深刻的,雖然談不上享受,但如果錯過了,也多少有些惋惜。

    所以下藥一途,直接被她放棄了。

    林峰從南國離開。

    一時間倒也不知道去哪里,便隨隨便便在路上走著,南國最近都快要改成南國建設有限公司了,承包了天外天的建設,到處都是熱火朝天的景象。

    等二師姐那邊安排起來,動工的速度更快。

    按照估計,應該會不分日夜的進行,畢竟大部分的修士,對于睡覺來說,已經沒有多么強烈的感覺了。

    林峰喜歡睡覺,一是本身的習慣,二是睡覺前有些小活動罷了。

    正走著,一道熟悉的氣息飄來。

    林峰早已經察覺到,對方似乎還不明白,偷偷摸摸的從后面溜過來,身體騰空,悄悄的捂住了林峰的雙眼。

    “猜猜我是誰?”小大佬的聲音傳來。

    林峰相當無語,無論是從神識還是從大道,或者說是感覺以及聲音,都能確定你的身份,你倒是專業點啊。

    “小魚?”

    小大佬憤怒的搖了搖頭道:“不是!”

    “言言?”

    “不是!”

    “那就是盼盼了?!繃址逶伊訴粕嗟?。

    小大佬氣憤的松開手,嘟著嘴,怒視著林峰,顯然是內心不舒服。

    畢竟她號稱要坐鎮冥界千萬年,結果因為葉純大逆不道,魔皇她老人家被趕出了魔界,流落神州,導致魔界那邊問題不大。

    加上魔皇當日加強了封印,古皇這會怕是還在想辦法解開那部分封印,暫時不會發現這些問題。

    不過她也不敢長時間逗留在外面,畢竟是有任務的。

    溫珠兒生氣的模樣,倒是挺有趣的,這小家伙膽子也特別的小,但是關鍵時候,很講義氣的,讓人佩服不已。

    比如小九還是一代大佬的時候,再比如對付蕭九衣的時候。

    大概是因為最近沒有怎么運動,吃了太多好東西的緣故,所以她這小臉也開始圓了起來,林峰禁不住伸出手來捏了捏。

    小大佬郁悶的拍開林峰的手,看著林峰狹促的笑容,要是不知道自己上當了,那才叫奇怪了。

    這個大壞蛋,怕是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故意這么說的。

    她不由哼道:“要不是師父讓我來找你,我才不來呢?!?br />
    小大佬能出冥界,林峰已經猜到是蕭九衣許可了,不由好奇道:“她不怕你不回去了?”

    說到這個問題,小大佬的臉色瞬間變了。

    她氣嘟嘟的說道:“她說我要是敢不回去,就死定了?!?br />
    這威脅沒多大的氣勢,一般人可以直接無視了,可溫珠兒是什么人,那可是冥帝轉世,當年被蕭九衣追著砍了兩次的角色。

    前世今生,她要是弄不明白蕭九衣是個什么樣的人,就真是白活了。

    那人狠起來的時候,可不是跟你開玩笑,她可沒膽子在外面逗留太久。

    林峰無奈的笑了笑,目前的情況來看,倒不是說不能讓溫珠兒出來,單憑葬魂峰的封印,以及自己等人,倒是可以擋住古皇破界。

    不過蕭九衣是個謹慎的人,她甚至也不打算暴露目前的情況。

    雖說被察覺到魔皇的問題是微乎其微的,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所承載的可不是一個人的生命,而是所有人的。

    小大佬太久沒出來了,她覺得自己師父有時候很鬼畜,總喜歡把自己氣哭,然后她待在一旁消遣般的看著。

    許久沒有見到林峰,她的話也特別顯多,基本上是自己在嘰嘰呱呱的說著,林峰在一旁笑著,當一個默默的聽眾。

    小大佬越說越是興奮:“你猜猜,我上次問師父,為什么魔皇那面界壁上有個洞,你知道她是怎么說的嗎?”

    林峰輕笑道:“是她故意留下來的?!?br />
    小大佬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為界壁很大,如果整面都是完美無缺的構造,要防范起來,會很麻煩的,所以她自己開了個洞,起碼這樣就能夠掌握魔皇的情況了?!?br />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