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里之外回家來
    

    另外一個城市,高銘的會議已經持續了將近兩個時。

    在這兩個時內,高銘又出去接了兩個電話,并且還斷斷續續地在會議上用手機發信息,他的這些行為,給所有的與會人員傳達了一個不好的信號,他們并不知道內情,他們只是覺得高銘并未對這次的會議上心,表現的就像是完全不在乎一樣。

    其實,若是他們知道高銘的家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的話,他們就不會這么覺得了,但高銘也不能明說,這件事肯定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在會議進程的斷斷續續當中,在眾人陰影不定的表情,以及相互的猜測當中,該發言的人終于全部都發言完了。

    高銘的助手,也就是湯,又做了最后的總結,其實這個總結應該是高銘來做,但高銘現在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而且他的心情完全平靜不下來,所以就主動讓湯上去代替自己總結發言了。

    其實,關于這一次的投資項目的最終決定,高銘早就在幾天前就基本上決定了,今天的這次會議,就是最后的臨門一腳,只要不出現大的紕漏,高銘他們應該還是會進行投資的。雖然今天高銘的表現,讓眾人看起來他好像根本不想投資一樣。

    湯的總結發言完畢了之后,高銘覺得自己還是需要說幾句的,但他說的內容并不是和業務相關,也不是和今天的主要會議內容相關,而是和他今天的行為和態度有關,他雖然不能明說事實,但還是需要解釋一下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因為他自己也深切地感受到了,他今天這么做肯定是不對的,是不得體的。

    作為一名上市公司資深的投資組長,高銘在工作期間幾乎從不犯錯誤,而像今天這樣的情況,雖然不算是工作上的錯誤,但對于他的聲譽來說,肯定還是有一定影響的,高銘需要挽回一下,將這種影響降低到最化。

    高銘站起身來,輕咳一聲,所有人全部停止了說話,抬起頭來,望向高銘。

    高銘環顧四周之后,說道:“首先,我為我今天的表現向你們道歉,我不該在開會期間打電話,發信息,更不該出去,但是,這并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我今天的情緒非常的焦躁不安,非常的緊張恐慌,我為我今天的狀態向你們真誠的道歉,我只希望我的狀態,沒有影響到我們最終的結果。至于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狀態,因為我的家庭,在昨天晚上,出現了巨大的變故,我的妻子,我的女兒,現在全都處于一種具有生命危險的狀態——”

    高銘的話說的雖然比較隱晦,但卻也道出了事態的嚴重性,但凡是能夠聽懂的,必然都能夠理會高銘話語背后的意思,同時也能理解和諒解高銘為什么會這樣的原因,畢竟,換做任何人,在面臨家庭巨大變故的情況下,還能裝作若無其事一樣,只能說明在這個人的心目中,家庭根本就不重要。

    略微停頓之后,高銘繼續道:“也正是因此,所以我今天的狀態才有這么大的起伏,在此,我向你們真誠的道歉。這一切,只與我的家庭有關,與在坐的各位沒有一丁點的關系,與這一次的項目投資內容也沒有一丁點的關系?!?br />
    高銘說完之后,坐在高銘身邊的湯也站了起來,說道:“高總不久之前跟我說過這件事,我知道確實是高總家里出了意外情況,跟我們今天的工作內容無關,大家可以放心,高總以及我們項目組對你們公司都是非常感興趣的?!?br />
    說完之后,湯和高銘對視了一眼,隨后兩人一同坐了下來。

    這樣一番話說完之后,原本還心懷忐忑的楊總以及他的幾個下屬們全都放松了下來。楊總咧嘴一笑道:“我們明白的,明白的?!?br />
    楊總本想再接著說幾句話的,但想了想之后,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他很清楚,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少說話為妙,畢竟言多必失。

    第一個階段的會議進行完了,本來中午他們要一起吃午飯的,但高銘下午要趕回家里去,因為已經約了捉鬼的大師,所以就不能跟他們一起吃飯了。

    高銘將原因跟他們說了之后,他們也是能夠理解,畢竟第一階段的會議相對是比較重要的,下午的會議主要就是一些合同具體事項的東西了,然后晚上會有一個晚宴,其實就是應酬,去不去都可以。

    高銘將重點事項和湯說清楚之后,便急匆匆離開了。下午的會議高銘也不會參加了,到時候湯直接和楊總他們對接,出現任何敲不定的問題,打電話給高銘即可。

    離開會議室之后,高銘連午飯都沒來得及吃,便急匆匆朝著機場趕去。

    雖然高銘很清楚,他這一次的行為肯定會被人報告到公司上層去,說不定他還會因此而受到責罰,甚至是降級處理都有可能,而這次的投資合作很可能也會因為風險評估沒有達標而最終被公司總部否決,然后等待著進一步的后續評估,但高銘知道他今天下午必須要趕回去,在家庭和工作之間,這一次,他選擇了家庭,工作沒了還可以繼續找,若是家庭沒了,還怎么繼續找?

    其實,高銘意識到,他昨天晚上就不應該來這里的,一想到晴拿著菜單在家中游蕩,差點將宋奕菲和蕓砍死,高銘就感覺有些后怕。

    所以,這一次,他必須要回去,他不想讓自己的后半輩子在后悔和內疚中度過。

    高銘來到機場,因為普通的機票最近兩個時的班機都已經沒有了,所以高銘不得不花了高價買了頭等艙的機票,在半個時時之后就會登機,

    當高銘進入了候機艙之后,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在等待飛機起飛期間,牛杰的電話再次打來了,高銘迅速接聽了起來。

    “高總,事情已經辦妥了?!迸=艿納糝寫叛謔尾蛔〉南蒼?,“大師現在已經準備從另外一個城市飛過來了,預計會在兩個半時之后到達,也就是下午的兩點半左右?!?br />
    “好的,我差不多也會在那個時候到達,到時候,我們就在我發給你的那個地址碰頭?!備咼槐嚦醋攀直?,一邊說道,不知為何,此時他的內心中竟然隱隱涌現出了一絲控制不住的激動和緊張。

    “就是那個伊翠蘭區對吧?”牛杰說道。

    “是的?!備咼檔?。

    “好。那我們到時候見?!?br />
    掛斷了電話之后,高銘長吁了一口氣,再次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看了一眼檢票口,現在已經開始檢票了,估計飛機起飛時間將會在十分鐘之后,高銘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應該給宋奕菲打個電話,他們吵架歸吵架,冷戰歸冷戰,在這種家庭危難的情況下,他們能夠依靠的,也只有彼此了。所以,他們必須要摒棄前嫌,達成一條心才能行。更何況,已經好幾個時過去了,高銘也比較擔心家里的狀況。

    當然了,高銘雖然是這么想的,就是不知道宋奕菲到底會怎么想了。

    猶豫了片刻之后,高銘最終還是撥打了宋奕菲的電話。

    電話鈴聲響了許久,宋奕菲沒有接聽。不過至少有一點是讓高銘稍微放心一點的,那就是宋奕菲的手機已經開機了,說明家里應該是來電了。

    高銘接著又打了兩個電話,但宋奕菲依然沒有接聽,不過,在第二個電話打過去的時候,是宋奕菲主動掛斷的,顯然,宋奕菲還是不想和高銘說話,應該是還在賭氣當中。

    高銘心里也很清楚,畢竟他們在上午的時候,曾經大吵一架,然后還說出了回去就離婚的話,其實,事后高銘再想一想,他和宋奕菲之間的關系,還遠遠沒有那要離婚的那種地步,他們其實就是有一些相互之間的別扭,以及缺少溝通。

    而缺少溝通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們在生活當中的交集太少了。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高銘和宋奕菲甚至幾乎沒有同時在家里照顧晴和蕓的情況,他們也幾乎沒有一起做過晚飯,或者一起出去旅游過,即使在春節過年期間,高銘都處于工作狀態,而宋奕菲也是在大年夜的晚上還要和公司高層進行視頻通話。

    兩個人的工作都很忙,正是因為工作太忙,所以他們在生活中的交流就變得很少,而因為生活中的交流變少了,所以他們對相互之間的了解也逐漸變少,久而久之,自然會產生陌生感,再然后,便只剩下了對于對方的厭煩和不理解。

    這一次的事件,就像是給高銘高速前行的路上,來了一腳急剎車一樣。

    其實,這一腳急剎車真的特別及時。

    至少,逐漸冷靜下來的高銘是這么覺得的,就是不知道現在的宋奕菲是怎么覺得了,或許宋奕菲現在還在氣頭上,或許宋奕菲的心已經徹底被高銘給傷透了,又或者,宋奕菲已經打定主意,等高銘一旦回來,她就要離婚,不惜一切代價地離婚,即使現在晴正處于這樣一種危險的情況之下。

    想了一陣之后,高銘知道再給宋奕菲打電話,她肯定還是不接,索性就直接給宋奕菲發了一條短信,在短信當中,他只字沒提上午吵架的時候,也沒有提離婚的事情,只是說了他已經請了高人來給晴驅魔,也說了他現在即將做飛機趕回家中。

    短信發出去之后,依舊沒有收到回信。

    這時候,檢票已經進行到最后階段了,高銘站起身來,朝著檢票口快步走去。

    登機之后,高銘關閉了手機,準備在飛機上睡一覺,醒來之后就有足夠的精力和體能去應付接下來的事情,畢竟昨天晚上他可是幾乎一晚沒睡,現在困的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飛機起飛之后,高銘雖然很困,而且頭等艙中也比較安靜,但他卻始終睡不著。那種很困但是睡不著覺的感覺,讓高銘一陣心煩意亂。在工作當中,即使他面臨著很大的壓力,也都是能夠睡著覺的,因為他很清楚,只有睡得好,經歷才會重充沛,睡不著覺,不僅于事無補,反而還會讓事態變得更加嚴峻,但是,高銘即使知道這些道理,現在卻依舊睡不著,他的心底現在就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一樣,不管他如何安撫,如何試圖平心靜氣,就是沒辦法將那團火熄滅。

    睡也睡不著,又困的不行的高銘,無奈之下問空姐要了兩瓶啤酒,然后一口氣喝完了。

    喝完啤酒之后,他的神經稍微地放松了一些,緊繃的全身也舒緩了一些,最重要的是,他有了一絲的醉意,這種醉意讓他體內那股燃燒著的火焰被平息了一些,他深吸幾口氣,舒緩下心情,緩慢地閉上了眼睛,再次試著睡去。

    迷迷糊糊當中,高銘終于陷入了半清醒半睡眠的狀態,他感覺到了氣流的顛簸,感覺到了飛機在空中飛行的軌跡,還感覺到了他自己心跳的砰砰聲,同時,在他的腦海當中,也緩慢地浮現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影像,有宋奕菲披頭散發倒在血泊中的影像,有晴手拿菜刀仰天長嘯的影像,還有蕓跪在地上,哭的淚流滿面的畫面……

    就在這些血腥而又殘酷的畫面當中,高銘睡去了。

    雖然,他睡的很不安穩。

    不知道這些夢,究竟又代表著什么,僅僅代表他心中的焦躁和緊張嗎?還是有著某種特殊的預言?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