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章 你們請不起【來起點訂閱】
    

    林安星這位半恒星級強者,旗開得勝!

    能夠戰勝整個林安星所有半恒星級的存在,這種結果雖然是意料之內,但依舊令得整個林安派上下,都極為振奮。

    “哈哈哈,雖然那臭屁賈巖贏了,我不爽的很,但他好歹是揚了我林安派的威望,讓人振奮啊?!?br />
    “算了算了,這賈巖脾氣不好,可他總歸是愿意做事的,我還以為他以前是不愿意工作,這樣一看,是看不上以前的工作啊?!?br />
    “強者總是有脾氣的,看來我們還是不了解強者啊?!?br />
    賈巖的一次獲勝,令得他在這林安星內聲望又高了點。

    甚至不少人,都對他先前的不好態度表示了原諒,一位強者嘛,肯定是有些脾氣的。

    在這片星域里的生物就是如此,只要對自己勢力有好處,他們就會掩護,哪怕先前有一點點的不舒服,可這種東西,外界的強者或者個體會極其不爽,換成是這片星空,個人的利益價值沒外界大,不如謀取整個勢力的利益,對大家好處大點,所以他們能夠原諒。

    至于一群的半恒星級存在,還有那些被賈巖滅殺的十大半恒星級,他們應該還是不爽的,只是這些人發出的聲音,就沒那么大影響力了。

    因為換他們去打,輸贏就說不準了,上次都輸了,這次換敵人的主場,他們哪里能贏。

    “哼,那賈巖,真的贏了?!?br />
    “他可不僅贏了,從我的情報網看,他甚至贏的很震撼?!?br />
    “對方的星河級也出現了,雖然不知道他說了什么?!?br />
    “這……唉,我們的仇是報不了的,這賈巖太邪門了?!?br />
    幾位前十的半恒星級存在,本來是聚在一起對付賈巖的,可今天在一起的感覺,卻完全像是死了家人一樣,氣氛凝重的很。

    特別是第二名那位,他臉色更難看,因為上次的就是他在主場的情況下,與那勢力的半恒星級戰斗過一次,結果輸的很慘,就跟輸給賈巖那種感覺。

    本來還以為,賈巖最多也就跟那家伙差不多一樣的實力感,可此時一看,賈巖連那家伙也是輕易戰勝的,那都是外界星域中的頂尖半恒星級實力了,他這樣的普通半恒星級,就在這種星域能夠逞能,在外界的超強半恒星級存在眼前,根本就是小角色。

    他不敢對付賈巖了。

    “我看,我們還是算了,這家伙哪怕放在外界,也絕對是頂尖中做頂尖,況且先前他們就有人在猜測,他還可能是一位強者的分身,而能夠有一位半恒星級強者分身的,那都是——星河級了……”

    說到賈巖有可能是星河級存在的分身,在場眾生物,全部是一陣的沉默。

    如果說賈巖乃真正的頂尖半恒星級,他們還稍微有一點點的敢仰視,可如果對方是一位星河級,那就算了,面對一位星河級,要不是在這星域里,外界的星域中就算他們跪下來拜,都很難求到一位星河級的面見,更別提與對方作對了。

    “罷了,這種家伙,不管是一位星河級,還是一位半恒星級,都不會是久留在一個小小林安派的,我們不管他,未來他都會離開?!?br />
    “也是,想多了我們?!?br />
    “呵呵,未來他這賈巖走到哪,我們就避開他一點就是了?!?br />
    “要他真的是一位星河級存在的話,估計也不會記著我們這樣的小角色吧?!?br />
    “星河級啊……一生,能否走到那一步?”

    “我們?我們就別想了,銀河中央里面雖然星河級很多,但也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夠成為星河級的,畢竟星河級的出現,需要的是天賦與毅力缺一不可,我們這樣年紀還是普通的半恒星級,想要成為星河級?不可能的,恒星級倒是能夠期待一下?!?br />
    幾個半恒星級的存在,聊著聊著,都沉默下來,幾乎沒什么好聊的了。

    因為他們聊不下去了。

    在銀河中央星域內修煉,雖然速度快,可以學到東西的地方也多,但實際上,強者在這里一直是被壓抑著的,就像是現在的賈巖,哪怕已經屬于星河中階存在了,但一直仍是有種壓抑感,因為銀河中央星域內部,完全是強者橫行。

    連他都這樣,普通的強者們,比如這樣的半恒星級存在,會感受到多大的壓抑,就可以想像了。

    所以每當他們聊起到比較強大的存在后,就會沉默,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將用多少的時間,才到達那種強者的程度。

    如果換在外界,就如賈巖一樣,在普通的星域里,每一步都會稱霸一方,也沒有什么亂七八糟的比自己更為強大的存在,出現對你展開攻擊,一般的強者,還真就沒有興趣去對付一位比自己弱很多的存在,因為他們能夠享受到的權利,不是比自己更低的強者能夠享受到的。

    可能外界的強者資源會不足,也可能會晉升很慢,但唯有一點是這里的強者們享受不到的,那就是真正的強者感。

    在這里的存在,連半恒星級都感覺自己像是小嘍啰。賈巖半恒星級的時候,已經在獵戶臂那邊稱王稱霸了。

    雙方的格局有不同,但好壞都有,起碼在外界成長起來的強者,于強者之心來說,是絕對的更強的。

    嗡。

    次空間內部,賈巖自己是不知道,他已經在林安星成為了議論的話題之王,連恒星級們都在討論他。

    他只是在路過一些星域的時候,盡量的觀看一下里面的商品之類的。

    要是錯過了類似粘合劑一樣的東西,他感覺會是自己的損失。

    只是很讓人意外的是,賈巖找來找去,又發現了好一些玩意兒,而且很無語,在一個勢力之地,他發現了與粘合劑幾乎效果相似,卻又沖突的一種鈸金事物。

    “價格差不多,效果也差不多,問了他們,他們說我已經粘過了粘合劑,那么做他們這個鈸金效果就沒有了,也就是說,沖突的……”

    賈巖突然理解了許多事。

    并非是別人不知道這些方法,只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太多了,誰都會挑花眼。

    賈巖還看到了,某種說是會令得金屬骨骼變得強硬的東西,雖然變強的程度不多,而且死貴死貴的,但他還是買了一點,然后就像是刷漆一樣,給一次新盔甲涂上去了。

    結果走到最后,他的盔甲竟是變了一個樣子。

    而且賈巖很苦笑。

    “這樣一算,一件一次性盔甲的價格,一下子竄升到完全版的五分之一,我要是買一件完整版的,再操作其中的一部分加固物件,價格是這種版本的十倍,可完整版的卻是能夠用更長時間的……”

    他感覺,這就像是地球上的網絡購物,買著買著,就發現一點一點東西積累,變成了大錢。

    “不買了,下次再買真的剁手?!?br />
    他可笑無比。

    感覺再看一下,他會發現更好一點點的粘合劑,然后想換掉,可換掉又不劃算,那么就去重新買一次性盔甲,買來弄完一套,錢比這次花的還多,可接下來又發現可以升級的地方……

    等到他搞的差不多了,估計那時不僅拖累自己的修煉,他估計也離晉升不遠了,全部搞完的一次性盔甲,又沒用,最好的去處,就是大降價丟給二手拍賣商,虧本很多還不一定能夠賣出去。

    “呵呵,算是理解許多強制購物者的心態,總想要最好的,可一直買卻買不到滿意?!?br />
    他收斂了自己的瘋狂購物的想法。

    林安派內部。

    嗡。

    一道淡淡出沒的影子,直接的出現在了林安派星球之內。

    “嗯?誰!”

    那位派主大人,瞬間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是將自己的腦波力量掃過來,若是敵人的話,他將會直接暴起殺人。

    “是我,派主大人?!?br />
    淡漠的聲音出現在那影子之地。

    “賈巖?”

    派主已經在他的頭頂上空了,可看到這基本表情沒變化的存在,直接收斂了自己的攻擊。

    這一幕,讓許多的人看到。

    他們震撼無比,派主剛才都沒有察覺到賈巖的回歸,竟是想要攻擊。

    而面對一位星河級存在的攻擊與敵意,那位賈巖,竟然一點都不害怕?

    莫非,傳言他是一位星河級的分身的事情,是真的嗎?

    抱著各種各樣心思的存在,在林安派派主直接釋放出腦波力量,隔絕了外界一切聯系窺探的視線后,連忙不敢再去亂想。

    不管賈巖是不是一位星河級存在的分身,總之這樣的大人物,都不是他們能夠去窺視的。

    賈巖不是,那就頂多說明他狂妄自大罷了,可若是的話,誰敢一直看他,他記恨了,那未來真的是危險,得罪一位星河級,哪怕在這片星空里,也并非什么能夠通過法律就解決的問題了。

    在那片腦波力量控制的區域內部,派主直接降落下來。

    他發現,哪怕自己把腦波力量都釋放出來,將這片土地都遍布了,也就是說,賈巖直接整個身體都在他的腦波力量包裹中,賈巖居然還是一點都不怕。

    這個發現,讓他坐實了賈巖的身份。

    “回來了嗎?”

    “幸不辱命?!?br />
    賈巖與派主微笑著對話。

    他一點都不介意,自己的身份被識破,行走天底下的星河級分身那么多,多他一個不多。

    “賈巖閣下,您能告訴我,您的真實身份是什么實力嗎?”

    派主的試探來了。

    他就怕賈巖不正面回答。

    不過是一位強者的話,自己都認出來了,想必也不會躲躲閃閃。

    賈巖根本沒有想要躲閃的意思。

    他只是抬頭,看了看在自己身邊,十幾公里近二十公里高大的山峰般派主,繼續微笑。

    可說出來的話,卻令得這位派主,整個血液都像是要凝固了。

    “我的實力么?比你強?!?br />
    比你強。

    就這么三個字,令得這位派主大人,整個都凝固在原地。

    他微微冷靜了一下,這才點點頭。

    “我知道了,賈巖閣下,不知道您準備在我勢力里做些什么?還有,您那……身體來了么?!?br />
    “我只是經過,說真的,我有點缺錢,缺能量,所以才用分身來打工。至于我的真身在哪,這點我不能告訴你?!?br />
    賈巖的回答,沒有欺騙,最多就是關于真身在哪的事情,他不說而已。

    這太正常了,每個強者都有敵人,或者是有自己的顧忌,不會對一位不熟的存在,輕易說出自己的真身所在。

    若是受傷的強者,說出來,很容易招惹到敵人的追殺。

    這是常識性問題,派主大概真的是很少在外界混,于是根本就不懂這樣的強者禮節。

    當然,更大可能性,他是故意這樣說,又是滿滿的試探。

    “我知道了,賈巖大人,那么我想問問,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林安派,能否請得起,您的真身……”

    派主長長吸了口氣,嘗試性的問這么一句。

    此話可不一定是真想要請,因為貿然請一位比派主都要強的強者加入,他派主的權威呢?

    然后門派的利益是誰拿走?

    那位強者若是一位不懷好意的存在呢。

    當然了,若是真的僅僅想要一筆錢的超級強者,那么用處也大,一位比起他派主都要強的,不說星河中階,就算是星河初階的,在對方在門派里效力的時間段里,能夠幫上巨大的忙,甚至會讓整個門派的利益疆土,擴大一倍以上。

    這就是利用好的效果。

    所以派主是又糾結又期待。

    可惜的是,賈巖冷冰冰的回應,令得他再多的糾結也不用了。

    因為他回答的是搖頭。

    “你們請不起?!?br />
    “哦,那就打擾了,半恒星級任務剛完,您多休息吧?!?br />
    派主點點頭,徑直飛起離開。

    他們兩都沒說,賈巖是一位強者的分身,卻跑去與其他勢力的半恒星級進行戰斗,這好是不好。

    起碼林安派一點都不覺得不好,一名星河級用分身以大欺小,被別人知道了,也不會笑話他林安派,因為他們不知情。

    丟臉的是強者自己。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