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以后沒有鎮國侯了
    

    夜深人靜,天空中大雨嘩啦啦地下著。

    然而,在這雷雨交加,大雨臨盆的晚上,一個人卻騎著一匹駿馬冒著大雨,在這樹林之中漫無目的地奔馳著。

    那是一個看似老成,身上穿著一件破爛的儒生長袍,下巴上還留著一小捋胡子的男子。

    迎著狂風暴雨,這名男子騎在馬上,很快便來到了一座位于這片樹林中,看起來十分之破舊的山莊門前。

    這座山莊顯然是已經被荒棄了許久,不僅那門前已經長滿了半米多高的雜草,甚至連那山莊的墻壁上也都是到處長滿了枯黃的滕蔓。

    這名男子跳下馬來,走到了這座明顯已經是許久沒有人來過的山莊門前,便想要推門而入。

    誰知,他還僅是輕輕地觸碰了那山莊的大門一下,也沒有用力,便聽到“砰”的一聲,那山莊的大門,竟然便自己轟然垮塌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同時,伴隨著那山莊的大門倒下,一塊本來高高懸掛在門頂上的牌匾也隨之掉了下來,只差一點就砸到了那名男子的身上。

    那名男子頓時便呆呆地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咽了咽口水,低下頭來,愣愣地看著那地上的牌匾。

    剛才,他要是再往前半分的話,應該就已經被這從天而隆的牌匾給砸個正著了吧!

    “【正氣山莊】!”

    只見,那面跟大門砸在一起的牌匾上,縱然寫著的是【正氣山莊】四個大字。

    沒錯,這個全身臟亂不堪,并且臉上還留著一捋小胡子的男子,不是別個,正是這部電影《倩女幽魂》的男主角——寧采臣。

    說來,最近這寧采臣也確實是有夠倒霉的!

    本來,寧采臣在跟燕赤霞一同將聶小倩的骨灰帶回家鄉安葬好之后,寧采臣便與燕赤霞兩人分道揚鑣了。

    燕赤霞自不必多說,他自然便是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那隱居的蘭若寺中,繼續過起了自己那苦修般的生活。

    唯有寧采臣他自己不知道何去何從,只得又回到了自己原來的那個小鎮子上,打算繼續干自己的老本行,替他人收賬。

    只是,不幸的是,就在他離開的這一小段日子里,他的老東家卻早就已經倒閉,而他自己也早就已經失業了!

    然后,好不死的,他僅是吃個面,都把自己送到了一家黑店之中,險些就被人家給做成了人肉包子。

    雖然,最后他還是從那家黑店的手中逃得了一命,卻依舊禍不單行,沒多久又被當地的捕快找上門,給當成是通緝犯捉了起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便將他給送到了牢獄之中。

    這一連串的事件下來,寧采臣這都已經不能用倒霉透頂來形容了。

    這簡直就是災星下凡了??!

    這不由讓人懷疑,這寧采臣上輩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今生才會倒霉成這樣??!

    只不過,這些都還不算是最倒霉的,更倒霉的還在后面!

    含冤入獄,在這牢獄之中一待就是大半年之外,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最后更是被那些衙差相中,繼續將他當作某個犯了事的高官子弟的替死鬼,當晚就要被拉出去斬頭。

    在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之后,寧采臣也終于對這個世界心灰意冷。

    抱著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念頭,寧采臣便將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都通通送給了那個與他同窗大半載之久的邋遢老頭。

    卻不想,正因為他的這一番看破凡塵般的舉動,救了他自己一命。

    原來,那人邋遢老頭早些年間,便已經偷偷將這牢獄的地道給挖通了。

    只是,這個邋遢老頭卻是因為早已經看慣了世人的虛偽和人間的冷暖,所以即使將這地道給挖通了,卻也沒有逃出來,心甘情愿地留在這牢獄之中受苦。

    就是這樣,借著那邋遢老頭所挖出來的地道,寧采臣便從那牢獄之中逃了出來,然后在外面跑了一天后,便來到了這座山莊前。

    寧采臣邁步走入了這座山莊之中,這座山莊不僅外面滿了雜草,就連這山莊之內,卻也是雜草叢生的。

    而且,這里面所有的柱子和門窗也都是破破爛爛,散發著一股子的霉臭味,仿佛只要風一吹就有將其吹倒一般。

    “你好,請問有沒有人???”

    寧采臣一邊往里走著,還一邊朝著山莊內大喊道。

    只是,直到他走到這山莊的大廳之中,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顯然,這里除了他自己之外,便空無一人了!

    僅不過,當他用火信子為自己點燃了一根火把,將整個大廳照亮之后,卻是當即便被眼前的一幕給嚇了一跳。

    只見,在這大廳之中,一排排的棺材,竟然被整整齊齊地擺放在這大廳的正中央。

    不過,寧采臣怎么說也是真正見過鬼的,在愣神了一下之后,便很快反應了過來,開始打算起這些被擺放在這大廳中的棺材來。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被擺放在這大廳中的棺材,一共有八副,都是一些上好的棺木,從這一點上看,不難看出,這座山莊原來也算是一個大戶人家。

    而且,從這些棺木的腐蝕程度上看,這些棺材被擺放在這里,起碼也已經有三四年之久了。

    估計,是這座山莊原來的主人家,可能是因為遭受了什么天災人禍,結果全家人都死光了吧!

    “噼啪……”

    驀地,從外面忽然傳來一陣響亮的雷聲,登時便將寧采臣的思路,從那短暫的失神中拉了回來。

    寧采臣深吸口氣,輕擺衣袍,便輕輕地拜倒在了這些棺材的面前。

    “各位,小生途經此地,并沒有要打擾各位之間,只是想要在此借宿一晚上,還請各位行個方便,小生在此謝過!”

    說完,寧采臣便雙掌合十,分別給幾副棺材都行了一個叩拜之禮。

    畢竟,在寧采臣看來,無論這些人生前做過什么,遭受了什么,但畢竟現在人都已經死了,都好應該得到應有的尊重。

    “吱啦……”

    只是,就在寧采臣放聲剛剛落下,便聽“吱啦”一聲,那山莊的大門,竟然便再一次被人從外面緩緩地推了開來。

    聽到身后的動靜,寧采臣立即便回過頭來,當看見那身后大門前呈現出來的人影時,寧采臣的眼睛登時間便直了。

    “噼啪……”

    只見,在一道劃過天際的雷光映照下,那山莊之外,一個面色蒼白,渾身濕漉漉,而且全身都沾滿泥土,仿佛剛剛從地下爬起來的詭異人影,便出現在了寧采臣的眼前。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