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三千四百五十一章:做個交易
    阮通阿木的死,讓瘦龍和鐵塔如墜冰窟,坐在海邊的礁石上,迎面是冉冉升起的朝陽,那暖融融的感覺只是曬在了他們的臉上,脊背上卻是涼氣如刀。

    矮獸的失聯,讓他們聯想到那個狡猾的王八蛋肯定是逃了,可能是向北逃往了俄國,也可能是向東逃向了高麗,找一個陌生的地方隱姓埋名地生活下來,即便阮通阿古有著天大的本事也難以將他找到。

    矮獸也有家人,不過這家伙從來都是一個自私的人,他的自私仿佛已經刻在骨子里,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什么父母、兄嫂、侄子等等,哪怕是自己的媳婦孩子,在生死之間他一并都可以舍棄。

    金黃色的朝陽照在臉上,讓瘦龍那本就高聳的顴骨、深凹的眼窩看起來更有立體感,他也是一個武功高手,行走江湖這么多年,手上也染過不少血腥,往日里他是阮通阿木身邊的一條呲著毒牙的狗,他是那么的兇猛充滿攻擊性,可此時此刻他的臉上只有悲哀,那悲哀像是燙金一樣鑲在他的皮肉里。

    鐵塔也是一樣,他的一張臉總是深沉,似乎百年難見一笑,此刻他那張本就深沉的臉,像是生滿了鐵銹,在朝陽的光輝下散發出與瘦龍同樣悲涼的味道。

    給江詩婷打電話的是瘦龍,他暫時想不到別人商議,或者說他的腦海里一片混亂,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件事,死亡他恐懼,可一想到自己的親人還在阮通阿古的掌控下,他寧愿自己以死謝罪,但放他的親人一條生路,可在阮通阿古鐵一樣的紀律下,如果手底下的任何一個人有所背叛,那就讓他的全家來陪葬,阮通阿木的死與他和鐵塔無關,但追究起來終歸是他們?;げ渙κе霸諳?。

    一直過了中午,江詩婷的電話才回過來,接到江詩婷電話的時候,瘦龍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就仿佛在瀕臨溺水的一剎那,岸邊終于探來了一棵救命的稻草。

    從接電話到掛電話不足五秒鐘的時間,瘦龍的臉上卻呈現出了不一樣的光彩,他看起來興奮,那些照在他臉上的陽光,仿佛變得五彩繽紛起來。

    鐵塔沉默地看著他,似乎對他臉上的興奮沒有興趣兒,鐵塔的眉毛依舊皺在一起,好像比之前皺得更深了。

    瘦龍興奮地大喊:老鐵,江詩婷這娘們答應見面了,她那么聰明的女人,既然答應見我們,我們一定有救了,雖然我不愿意向女人低頭,但只要這個女人能幫得上我們,讓我舔她的腳趾頭都愿意。

    鐵塔聲音低沉地道:哼,即便她幫不上我們,讓你去舔她的腳趾你也愿意,你是更希望舔她的屁股吧。

    瘦龍臉上的表情一愣,皺眉罵道:你這個混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姆?,說不定馬上就要掉腦袋了,你還有閑心思拿這種事來調侃我,不過……如果江詩婷那小妞兒真讓我舔她的屁股,我當然高興,她身上的每一處都是寶,我都喜歡!

    鐵塔顯然沒有和瘦龍開玩笑的心情,你指望那小娘們能救我們,你不覺得是無稽之談么,就算她再有主意,她會為了你我把自己給牽連進來?

    瘦龍臉上的表情一斂,那……

    鐵塔道:先見見她,依情況行事,最好能找機會把這件事嫁禍到她身上,如果不能話的,那我們只能……

    鐵馬的眼睛微微一瞇,眼角閃爍著陰冷的光芒,他將聲音壓低,低到只能兩個人聽到的聲音,道:我們……

    入夜的之后,中港市馬上變成了另外一番景象,白天的喧囂嘈雜與快節奏的忙碌,在城市各個角落的燈紅酒綠下,變成了歌舞升平、喜樂洋洋。

    江詩婷和瘦龍、鐵塔約在一家酒吧見面,一起的還有駱貫和邵沖,瘦龍和鐵塔的那點小心思,逃不過江詩婷的眼睛,她漂亮的美眸里充滿了智慧。

    瘦龍嘴上哀求著,希望江詩婷能夠幫他們想想辦法,或者向阮通阿古解釋一下,阮通阿木的死他們真的已經盡力了,只怪那兇手太過狡猾,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突然的一刀子就要了阮通阿木的命。

    江詩婷不動聲色,等瘦龍哀聲嘆息地哀求完,她語氣平靜地說:紙是包不住火的,大老板很快就會知道阮通阿木死去的消息,到時候牽連的不光是你們,恐怕我們也難逃責任,不過我和駱哥、邵哥三個沒有肩負?;と鍆ò⒛鏡腦鶉?,最多只是被訓斥一頓,可你們兩個絕對是難辭其咎。

    瘦龍道:這個道理我們當然懂,江姑娘,你一向聰明主意多,這個時候我和鐵塔兩個到底該怎么辦,總不能……我們兩個死了倒也沒什么,可我們的家人還在大老板的手里,他們也會受到牽連的。

    江詩婷道:事情的解決辦法有兩個,一個是你們找出兇手,并將兇手殺死,你們這叫戴罪立功,即便到時候大老板要怪罪你們,也不至于滅你們滿門。

    瘦龍道:這個我們兩個想過,可兇手找起來麻煩,就算我們真的找到了兇手,將其殺死替阮通阿木老板報仇,大老板怕是也不會輕饒了我們……

    江詩婷打斷道:大老板不會輕饒你們是一定的,但應該不至于要你們的命,你們要是覺得這個方法不妥,還有另外一個辦法,你們自絕在中港市,到時候我會向大老板說情,鑒于你們的忠心,他應該不會傷害你們的家人,這兩條路你們自己選吧。

    瘦龍和鐵塔互相看了一眼,一直不曾開口的鐵塔終于開口了,他陰沉著臉,目光平靜地看著江詩婷,江姑娘,謝謝你給我們的建議,我知道你手段很多,能不能幫我們找到兇手,畢竟以我們兩個人的力量,想要找到兇手實在太過困難,關鍵是我們要抓緊時間,不然的話大老板很快就會知道阮通阿木老板身亡的消息,我們和家人就都危險了。

    江詩婷道:我們也算是共事過,這個忙我可以幫你們,另外我得到了最新的消息,矮獸已經死了,你們不用過于驚訝,矮獸在吉森省的所作所為,引起了諸多不滿,想殺死他的人太多,和殺死了阮通阿木老板的人不一定是伙的。

    瘦龍從震驚中回過神,哼,他這就叫多行不義必自斃。

    鐵塔沉默了一聲,他早就該得到報應了。

    江詩婷微微一笑,明亮的一雙大眼睛看著瘦龍和鐵塔,有意旁敲側擊地道:所以說,損人的事情還是少做的好,積怨多了,不一定從哪兒就冒出刀子了。

    瘦龍和鐵塔臉色微微一變,都有些不自然起來,他們兩個過去的所作所為不像矮獸那么夸張,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詩婷笑著道:我可以幫助你們,但我要和你們做個交易……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